【秋日漫遊|用靈魂書寫一甲子的手工技藝,也是記憶】-台南追尋之旅3

一甲子的時間是多長?

 

在天干地支裡說的一甲子是六十年,一個人的人生大約已走過⅔

 

沿著台南海線,朝著將軍溪往出海口走(台灣海峽),覺得這樣的海景配上黃昏夕陽,橘橘紅紅,加上海水的鏡面反射也是別有一番風味。

 

但這次,我是上午開始出發,所以沿路風景是越來越飽和的陽光,與風同行,繼續追尋那份心中的感動,追尋樂眠主理人- Levi的腳步,追尋那句「我將軍苓子寮來欸...」。

 

|台灣製被師的搖籃 - 將軍苓仔寮|


說著「我將軍苓仔寮來欸」其實是句自信驕傲的話,清朝開始的苓仔寮巷口(現今的仁和里),家家戶戶後方幾乎都是棉花田,依照棉花特性聚溫透氣、開始用棉花製造棉被,就是所謂的「純棉花被」,整件都是棉花。如此擁有著,絕對地理環境優勢,在鼎盛時期,全台各地的棉被製做師傅,十個有七、八個是從苓仔寮出來,說出來自何方都是一種自豪。就像說著:「我是專門替皇帝煮菜的御廚」那樣高的等級。

 

然而,隨時代變遷下,市面上出現各種琳瑯滿目的化纖材質,價格較低廉,改善棉花被常被在乎的蓋久越來越重,結塊等問題,這些漸漸取代了棉花被,在供給與需求不平衡的狀態下,將軍苓子寮也從家家戶戶做棉被,變成三三兩兩的零星餘戶,再到現在只剩下兩家。

而蔡師傅就是其中的一家——「從十三歲開始做棉被,做到現在六十幾歲,將近要一甲子的時間,要把它放下,會覺得很捨不得」蔡師傅操著濃厚且道地的閩南語這麼說著

 

從一進工廠開始,就可以看到滿屋子及屋頂的棉絮纏繞著任何的設備及建築,那是一個有點有趣的畫面,像是被棉花糖包著的棉花糖屋那樣,若是手繪把它畫出來,應該可以畫得很可口(笑),而在這整個環境裡,不只技藝是悠久的,這裡的鋪棉機器、到鋪棉被的樟木桌、捲棉花的竹棍,都跟著老師傅一同成長,還有在那悶熱的夏日裡頭因為棉花很輕不能開電扇的日子,就如同「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。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」

 

 

「能做就做到不能做為止,我能力可以時要盡量將這個產業傳承下去」蔡老師傅這麼說

 

既使這一切都不輕鬆,但台南將軍苓子寮培育了蔡老師傅成為一位「手工棉被師傅」,而這技藝陪著他一路長大,結婚娶妻,有了孩子,讓他們溫飽,讓他們能有家的凝聚,這些都是令人無法輕易割捨的。

 

#手工純棉被 #將軍苓仔寮 #秋日漫遊

 

 

這次我們重新回去,打造台灣在地的手工棉被

盡些「棉薄之力,讓文化延續」

初冬,讓我們搶先預購,預購時間為:11/7~11/18

老師傅,手工一件一件打造而成的文化珍品

存下代代相傳的溫暖 https://www.lovefu.tw/collections/lovefu-quilt/products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